加入
发新帖
发表于 2014-4-28 21:07 | 查看: 1290| 回复: 2
”快逃吧。“

八年没见的弟弟竟然以这样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问候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我挣扎着看了一眼表,果不其然是深夜。我说小混蛋,这样私闯一个单身女人的公寓是会被当成变态的。

”在世界被终结之前,快逃吧,越远越好,离这里远远的。“

虽然我睡得迷迷糊糊,可我相信即使我很清醒也不会听得明白,所以你到底在说什么?

“末日将至,旧世界即将终结了。”

末日?喂,如果这是玩笑未免也太脱离常理了吧。你莫非是被与姐姐重逢喜悦冲昏了头脑?

“因为引发这一切的东西就是脱离常识的神,是我们前所未见的疯狂与恐怖,它将会创造一个新世界。”

虽然突然的重逢非常怪异并且说着奇怪的对话,但我很确信眼前这个人就是我弟弟而不是什么相似的人或是类似的存在,因为身为姐姐的直觉是不会错的。

“ 时间真的不多了,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来说都是这样。”

可我该往哪里逃。

“越远越好,越偏僻越好,人类越少越好。我已经把你需要知道的一切写进你的记忆中,我只能做这么多,剩下的看你的了。”

等一下,你在说什么?你不和我一起走么?

“虽然我也很想,但真的不行。”

又想扔下你的姐姐么?真是个小混蛋。为什么不能一起逃?就像很久之前逃离那个家一样,一起走吧。

“虽然我是个为了姐姐无所不能的人,但只有这个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因为我已经——”

虽然早有预感,但我真的——

“已经死了。”

不想承认。

“已经不可能了,姐姐。这次只剩下你了。”

其实我一早就知道,因为我和弟弟只要活着就只能永世不得重逢。不过居然能做到死了也要来见我一面的地步,他果然就是我弟弟。

“虽然是久别重逢,但也到此为止了。真的非常遗憾,不能多陪你一会儿。这么多年,我真的都非常想念你。”

我也是,我也非常想念你。

“那么,该是道别的时候了。”

随后弟弟他抬头望了下天,随后脸上浮现出了他标志性的微笑,即使这么多年也不曾改变。

“要活下去啊,姐姐。”

我会的。

“永别了。”

随后,弟弟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而我最后的道别也没能说出口。

要逃,因为这是那个弟弟说的话。
即使不知道去哪里,但也一定要离开这里,因为这是那个弟弟的预言。
所以我收拾好行囊冲出公寓,以弟弟刻在我脑海中的地图做指引,向着离开城市的方向狂奔而去。
没曾想过要把这个预兆告诉任何人,因为如果有用弟弟他也一定做过了,一定是他知道没有用才会把这一切告诉自己的姐姐,因为他认定这是唯一能让我得救的方法。
正因为是他,所以才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本以为时间很充裕。
但其实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即使是那个为了姐姐无所不能的弟弟也有看不穿的未来。

当太阳照常升起的那一刻,当光明驱散黑暗占据天空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与二者一同降临。
那不是任何属于旧世界的存在。
伴随着晨辉,天空中开始回响起未曾被人听闻的圣歌,赞颂着一个未曾被人知晓的神。

我曾想过这个世界会以何种方式终结。
大地沉入深海,太阳不再升起,巨浪吞没城市,烈焰燃尽万物,小行星的冲击,致命的病毒,甚至是人类彼此之间的战争灭绝了我们自己。
我都曾考虑过过这些可能性。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们所知一切的终末,竟然会是“神”亲手将之终结。
神竟会亲自降临来将世界推下深渊。

但我想那个出现在这座城市的存在,应该并不是神,而是它的使者。
可神的使者至少也是神的一部分,他们至少也代表着神的意志,拥有着神的力量。
所以他们也绝非人类能够超越的东西。

守卫城市的军队扑向神的使者,可他们要如何与神的力量对抗。
亵渎招来的是比死亡悲惨千万倍的惩罚。
凡人的力量何其渺小,溃败只是那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随后,“她”来了。
人类之上的人类,异常之上的异常,扭曲之上的扭曲。
“她”有许多名字,每一个都在我们的世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本该成为神却没成为神的女人”,“自神位堕落的女人”,“最接近神的人”。

身着白甲的漆黑从天而降,如同流星一般闪耀。
她的力量无可匹敌,她的破坏无法逆转,她的存在即是绝对。
但这根本无济于事。
因为无论是她,还是她背后那个与谎言相伴的男人,都搞错了一件事情。

如果说这世界的本质是绝望,那神明的本质是什么?
无中生有的奇迹?
全知全能的力量?
凌驾万物的地位?
救赎众生的仁慈?
毁灭一切的残忍?

不对,这些都不对。
神的本质,是畏惧。
是人类对无中生有的畏惧,对全知全能的畏惧,对凌驾万物的畏惧,对救赎众生的畏惧,对毁灭一切的畏惧。
对·神·必·然·超·越·人·之·境·地·的·畏·惧。
不知晓这一点,没有心怀畏惧的人,是不可能战胜神的。
但知晓这一点的人自然明白他们不可能战胜神。
我们要如何超越必会超越我们的存在。

即使知道神只想要旧世界的破灭,只想要人类的灭绝,可人类还是会向神祈祷,还是会向神跪拜。
即使知道这个世界已经走到尽头,可人们却仍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他们仍然在乞求神能宽恕他们,能饶他们一命。

但我不会。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未来了。
世界末日是什么时候降临的?
当毁灭的车轮开始滚动时?
不是这样的,当未来被注定之时,世界就已经走到尽头,在那之后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无聊的苟延残喘而已。
当下发生的这一切早就注定要发生,曾经都只不过是该绝未绝的而已。

可即使如此,我也不会放弃。
神不是在一瞬间创造世界的,那他也应该不能在一瞬间终结世界。

所以还有时间,所以要逃,这一定是弟弟来找我的理由。
旧世界毁灭了又怎么样,神又创造了新世界又怎么样。
我才不在乎神怎么想,我才不在乎世界的意志。
我只要活下去。
如果旧世界结束了,那我就在新世界里开始。
即使新世界不属于人类也没关系,即使只能在夹缝中挣扎求生也没关系。
一定还有别人,一定还有其他人察觉了这一切,所以我要去找他们,我要与他们一同在新世界里活下去。

所以,逃吧。
然后,活下去。

——————————————————————————————————————————————————————

“你的计划真的可行么?”净水坐在指挥中心的椅子上,满脸疑惑的看着手中屏幕问道。“赌博的成分未免也太大了吧。”
尸绿回答道:“没办法,这次就是很凶险,但我们不得不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这话,净水轻轻叹了口气。
尸绿听到净水的叹息后,当即开口调侃道:“哈哈,你果然很担心他,那就说出来啊!还是说需要我帮你告诉他?”
此时,一个路过指挥中心的士兵听到室内传来响亮的破裂声,以及尸绿“哎呦我只是开个玩笑,女侠手下留情别打了!漏了!漏了!”的大声求饶。

听到室内异样的声音,士兵歪了下头感叹道:“队长和尸绿……关系真不错啊。还是不去打扰他们交流感情比较好。”
于是,他就快步走开,留下身后尸绿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飘荡在走廊之中。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30 09:46
开头莫名的熟悉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搜索

繁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