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发新帖
发表于 2014-4-28 21:09 | 查看: 1307| 回复: 0
军团已经持续快速推进了13天,而至今刘司令也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
不成气候的散兵游勇根本不值一提,即使是那些能够组织起有效抵抗的母神部队也不过是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刘司令不相信那所谓的母神军团能够阻止这一个建制齐全,装备精良的机生混合集团军。

手下的报告打断了刘司令的思绪,一个通讯员走上前来向他敬了一礼说:“报告司令,我军刚刚侦察到一个由300余变异生物组成的兽群,已被远程火力彻底歼灭。”
刘司令摆摆手说:“画面呢?我要看画面。”
话音刚落,刘司令面前的电脑上就显现出了他所期望的的东西。
黝黑的炮管喷吐着死亡的火雨,毁灭的弹雨从天而降,兽群挣扎着咆哮着在一浪高过一浪的爆炸中尸骨无存。

刘司令冷笑注视着眼前的荧幕,他不明白这些野兽究竟有何威胁,在人类军团的力量之下终究不过是蚍蜉撼树罢了。
不值一提,根本不值一提,这钢铁洪流一定会碾碎他们,谁也不能阻止人类国度滚滚向前,无论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即使是那可笑的虚假的神也不行。
从古至今人类都只有一个神,那就是人类自己。
一直以来刘司令都是如此坚信着,并且也正是因为这种对人类自身价值的信仰才让他走到了今天。

但他终究只不过是凡人。是个没看清这世界未来的凡人。

“司令,你最好来看看这个。”
听到下属略带惊慌的报告,刘司令决定等等就让这惊慌失措的白痴卷铺盖走人。但他还是暂时压住了不满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行进路线上有……一个人挡路。"

刘司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手下会说出这么蠢的话,他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我没听错吧?一个人?搞什么鬼?大大小小几十个指挥官跑来让我解决’一个人‘?”

“还是您亲自看吧,事关重大。”
说着,下属将一个显示屏推到了刘司令面前。
传来的实时画面里,一个女人站在寸草不上的荒原之上。
她的一头长发以紫色为主,掺杂着一缕一缕的蓝色发丝,而她的衣服亦是如此,紫色为底点缀着蓝色的花纹。
那女人有着一张称得上美丽的脸庞,但这脸庞之上却因某种强烈的情感扭曲着,看起来甚是狰狞可怖。
同时她周身环绕着一股紫色烟气,这烟气仿佛有生命似的不断的翻腾着盘旋着。

虽然外貌看起来没有差异,她不是人类,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是如此,任何一个人哪怕是第一次看到她也能轻易得出这个结论。
“涡旋卫。”
刘司令嘟囔着,他浏览过有关这些人形的恶魔的情报,虽然是机密文件,但文件中的一切也仅仅是建立在传闻的基础之上,因为从没有人真正的见过他们,关于这一群体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想着这些,笑容浮现在刘司令的脸上,他大声发布了命令:“集中全部火力,消灭那个母神的造物。”
就让我来测试测试你的力量吧,怪物。你也会拜伏在人类的力量面前,然后就是你们那不值一提的神。
看着划过天际的榴弹,刘司令的心中坚信自己已经赢了,就像人类注定会赢得这场战争一样。

——————————————————————————————————————————————————————

贝西斯看着自天际向自己飞来的榴弹,在脸上撕扯出一个略比狞笑温柔一些的笑容。
他们居然选择攻击自己而不是逃跑,这说明他们仍然认为自己有胜利的希望。
人类永远是这么天真,天真的令人憎恨。
涡旋卫·贝西斯自被母神创造的那一刻起,心中就充斥着对人类难以排遣的憎恨。那憎恨是如此强烈,杀死一个,十个,一百个,甚至成千上万的人类都无法平息。贝西斯一直以来都只想看到最后一个人类绝迹在这大地之上,由自己亲手灭杀这个族群。
虽然她不知道理由,但只要是母神赋予她的就一定是对的。
而且他们是母神之敌,母神之敌唯有一死可赎其罪。

榴弹在贝西斯身边炸裂,爆炸声震耳欲聋,但贝西斯只是默默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被炸碎后又自行再生的过程。皆有这疼痛,她再一次确认了人类的力量实在渺小,渺小的不值一提。
他们根本不可能从母神的力量之下幸存下来,也不配。

"贝西斯,你在干什么?"
脑海里传来什么人说话的声音,把贝西斯从无绝期的恨意中拉了出来。
在反应了几秒钟后,贝西斯回答道:"你不要催我啊铜青,我只是在酝酿情感,希望能以最痛苦的方式杀光他们而已。"
铜青显然并不太买账,他口气略带不满的说道:“好了不要浪费时间,铜黄那里已经准备动手,你也抓紧时间吧。我可不希望落后于他。”
“啊啊,我明白了。不过还是要确认一次,我真的可以使用’那·个‘是吧。”
“是的。”
听到铜青肯定的回答,贝西斯微笑着舔了舔嘴唇,高兴的回应道:"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贝西斯看着不远处推进而来的人类军团,轻轻的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瓶,并将里面盛装的紫色泥浆倒在了手心上。

“只需一滴,即可招来千军万马。”

随着贝西斯语毕,数以千记的紫色细线从她手中天女散花般四散开来,随后这些细线开始从一端突然胀大,首先是头,然后是前爪,躯干,不明所以的用于杀戮的附肢或器官,一样又一样接连不断的逐渐展开,一头又一头狰狞可怖且非自然的怪兽就那样凭空出现。
那些怪物刚刚展现出完整的形体,就咆哮着冲向人类的军队。第一批很快的就被人类的炮火消灭,但更多的怪物立刻就踩着同伴的尸体飞奔而来。

贝西斯就那样举着自己手,看着越来越多的怪物自掌心涌出。
看着它们冲向人类。
看着人类的炮火渐渐的无法压制它们。
看着它们撕开了人类的防线。

但她仍然不满足,贝西斯拿出了更多的玻璃瓶,把所有紫色泥浆都倒在自己手上并高举手臂
一瞬间,无数的细线射向天空,在落下之时就已然幻化成了狰狞的怪兽,这一次甚至连天空都被怪物占据。
对于人类来说,战况急转直下,原本空无一物的荒原之上在顷刻间就被一支怪物军队所填满,并且它们仍然在源源不断的自那女人手里蜂拥而出。
但强大的火力仍然维持着战局不至溃败。

“还不够快”
贝西斯不能忍受等待,她心中的憎恨翻腾着,渴求着更多人类的鲜血与死亡。
“遇到我,你们的命可真不好。”
涡旋卫的抬起手伸出食指,她的食指上缠绕着大量的紫色烟雾并且闪耀着耀眼的点缀着蓝斑的紫光。
“恶心的生物,你们就老老实实死在这里,死在我手里吧。”
贝西斯开始在空气之中不断画着某种复杂且极具力量的扭曲文字,那些文字漂浮在空中,闪烁着同样诡异的紫光。
“我,涡旋卫·众兽之母·贝西斯,誓要将你们赶尽杀绝。”
随着符文完成,贝西斯右手迅速的绘出一个圆环,圆环迅速扩大,她之前书写的文字则均匀分布在这环带之上。
但圆环的中心,却仿佛是一片混沌,如同打翻了调色盘一样,各种颜色纠缠在一起,吞噬着彼此,而紫色显然最占上风。
那似乎是一道门,一道通往一个充斥着死亡与疯狂,憎恨与愤怒,恐惧与绝望,不幸与劫难的世界的门。
“其名,约尔姆加德。”
一声咆哮自门内传出,大地因这咆哮所蕴含的力量而畏惧,世界在这股力量之下震颤。

“伪世七兵帝·噬界巨蟒。”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搜索

繁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