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发新帖
发表于 2014-4-28 21:10 | 查看: 1275| 回复: 1
呼唤声自寂静之中响起,自那之前尽是虚无,自那之后便有一切。
听闻这呼唤之后,鳐世于深海之中苏醒。
它说不清那是种怎样的感觉,但至少它不在日复一日做着梦。
鳐世记不清梦的内容,以它的智能即使记住了恐怕也无法理解。
但它仍感觉的到那是充斥着狂暴情感与疯乱色彩的梦境。

鳐世本能的明白那梦不是自己的,并且更加清楚的知道这梦境的主人就是自己的造物主,自己的神。
虽然鳐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知道,但它也不不在意。就像它对梦境的内容毫无概念也不在乎一样。

事实上,鳐世对这一切都不理解,哪怕一丝一毫都不理解。
“醒来”是什么?“梦”又是什么?“神”又是什么?
“自己”又是什么呢?
这些鳐世不明白。
但这些都不重要。

在驱赶走了无谓的念头之后,鳐世又有了新的“感觉”。
无数的“感觉”以一种和梦境中完全不同的,自己非常不熟悉的方式接踵而来。
鳐世感觉到自己与之前不同了,自己不再只是一团能量,不再是一团虚无。现如今的它有了“形态”,它已经有了“身体”

在意识到这一现实之后,鳐世突然感到有些……促狭。
于是它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瞬间,它感到自己的意识延伸到了“身体”各处,它感到自己“舒展”了,鳐世很喜欢这感觉。
可鳐世不知道的是,它小小的一个懒腰究竟引发了怎样的后果。

鳐世有1个主脑以及8个次级大脑,可它的意识仍然一片混沌。虽然它有智慧,但那也是只能用“蠢笨”来形容的程度而已,它的大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鳐世几乎无法感知到周遭的一切,它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全部感知到。
因为它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个何等的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一切生物,在它面前都只是灰尘。
能与它相提并论的只有它那远在南极的兄弟和远古神话中的“鲲”。
即使深埋在遥远北方的巨蛇,在它面前也只是小蚯蚓而已。
鳐世之大,遮天蔽日。
鳐世之息,翻江倒海
鳐世之力,惊天动地。
鳐世实在是太过庞然,即使9个大脑用来支配它的躯体也只是勉强够用,留给其他东西的空间所剩无几。
它甚至连“自我”这种概念都难以支撑,那于它不过是某种朦胧的幻境而已。

不过鳐世仍然明白许多东西,比如它知道自己体内有东西,大小不一并且忙忙碌碌,在它体内穿梭不停,这让它并不是太舒服,不过没什么关系,那种感觉并不比自己表皮上的瘙痒严重太多。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吸引了鳐世全部的注意力。鳐世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以人类的标准来说,那是一个青灰色的形似水母的古怪生物。
“我是铜青,你的指挥官。”
鳐世没有回答,因为它并不理解它在说什么,不过它本能的感知到这个“铜青”虽然是自己体内无数的小东西之一,但它似乎比别的个体更有“存在感”。
而它旁边似乎还站着一个更加“强烈”的存在,虽然那也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东西,却让自己多少有些胆寒。
那是什么呢?不知道,但很可怕,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
“看来你确实没有什么智能,不过不要紧,服从我的命令,为母神尽忠就可以了。”
仍然没有回答,因为鳐世仍然听不明白。

“前进。”

仿佛扳动了鳐世体内的某个开关一样,鳐世发现自己庞大身体内每一个巨型细胞都开始因为这两个字活跃了起来。
是的,前进。
鳐世的智能虽然不能理解这二字,但它的本能理解,并且理解的一清二楚。
这就是它生存的意义,这就是它存在之塔的塔尖,它就是为这二字存在的。
前进,前进,前进。
鳐世的大脑因这二字疯狂起来,无数的信号通过神经迅速传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肌肉开始抽动起来,细胞疯狂的喷发着贮藏的能量。
鳐世扭动自己巨大的身躯,有规律的运用自己如摩天楼一般的肌肉,摆动起自己的胸鳍与尾鳍拍打着海水,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滔天巨浪,开始缓缓前行。
前进,前进,前进。
时不时的,鳐世会感到有些什么东西阻拦在自己的面前,它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没关系,脑干知道,本能知道。
运用无边的浩力破坏障碍,扫荡一切。
有的时候面前的东西确实比较坚硬,会减缓它的速度,这时它感到自己体内的某些东西离开了自己,而在它们返回之后障碍就会变的不值一提。
鳐世继续驱动着自己不断前进,碾碎一切挡路的障碍。
鳐世很享受,非常享受。身体因得到了充分的舒展而倍感轻松。

突然,鳐世发现自己停了下来。
它不知道为什么,在意识到之前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判断。这时,自己远离大脑的外皮才把信息缓慢的汇聚到大脑之中。
鳐世感到自己的表皮很不舒服,之前只是瘙痒,而这次竟然有些疼痛了,不过不要紧,那也仅仅是勉强能感觉而已。
随后它发现自己体内的小东西不断你的离开了自己,蜂拥而出。
之后就是等待,不过这等待也没有持续太久,它有感觉到那些小东西回来了。随之而来还有铜青的声音。
“前进。”
再一次,鳐世开始拍打着海水,继续撕扯已经千疮百孔的世界。

终于,鳐世感到面前的障碍前所未有的难缠,与之前不同这障碍仿佛无边无际,向远方无限的延伸。
不过身体并没有停下,脑干似乎不觉得这是问题,停下的命令也并未传来,所以继续前进就可以。
这期间,鳐世感到自己的体内前所未有的繁忙,无数小东西进进出出,刺痛不曾停过,海水也一直不曾平静。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它毕竟对“时间”也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但鳐世感受到了巨大的异样。
自己的体内钻进了5个异常的东西,他们与自己不一样,也与自己体内的小东西们不一样,而且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
他们是什么?不知道。他们从哪来?不知道。但鳐世知道他们很危险。
随后它感到体内翻江倒海,似乎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最终,一股巨大的力量在鳐世体内喷薄而出,这力量之大甚至鳐世都无法承受,它感到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扫荡着它的周身。
最终,感觉一个接一个的消失。次级大脑一个接一个被切断了联系,黑暗不断袭来,鳐世再也无法感知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它就像是得了偏侧空间失调症一样,对世界的感知接连消失。
最终,它那稀薄的“自我”也堕入黑暗。
但直到脑干停止的那一刻,它才最终完全沉默,缓缓沉入海底被自己掀起的泥沙碎石所最终覆盖。
一切始于梦境,最终归于沉默。

——————————————————————————————————————————————————————
“醒来吧。”
鳐世听到了久违的呼声,再一次感知到了世界。
它发现自己还有过去的记忆,但模模糊糊,只是些碎屑而已。
随即鳐世又发现,自己的感觉清晰无比。
它能感知到自己身体的每一寸,力反馈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大脑,使得它不再仿佛是一个悬于躯壳之中的幽灵,而是真正的掌握了自己的身体。
“自我”,鳐世意识到了这一点,自己终于拥有了完全的“自我”。
但自己似乎变小了,是的,小了很多。
与过去的那个自己相比,自己连影子都算不上。

“鳐世,感觉如何?”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鳐世敏锐的发现这不是“铜青”的声音,但它们的感觉差的并不多。
脑海中的画面传来,那是一个十六面的绿色几何体,带着一脸戏谑的笑容。
鳐世在脑海中发问道:你是谁?
“成功了。”那东西的表情瞬间亮了起来,仿佛很是高兴。“也不枉我们如此大费周章。”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尸绿。我唤醒了你,或者说,是你的一部分。”
一部分?
”是的,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原来的几百分之一而已,只是你的缩影。“
为什么?
“因为我们需要你的力量。你是母神最终极的造物之一,即使只是过往力量的残片,也很强大。”
我需要做什么?
“我会告诉你的,不过我为你注入了大量的知识,现在你也有了自我,应该能思考了才对。你可以选择。”
这感觉很好。
“你喜欢?”
是的。我不喜黑暗,不喜一片朦胧,这样更好,我更喜欢。所以我会跟随你,作为回报。
瞬间,画面亮了起来,鳐世清晰的看到“尸绿”的每一个细节,它脸上的表情,一定就是“狂喜”了。
“太好了,欢迎加入。以后还会有很多人来与你进行沟通,到时候我会一一介绍。”
“那么,欢迎加入‘蚀刻派’。我们必将把圣母的圣印铭刻大地之上。”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搜索

繁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