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发新帖
发表于 2014-4-28 21:13 | 查看: 1305| 回复: 1


我一点儿都不喜欢来到红柱石集团的势力范围,因为这些城邦都散发着我不喜欢的味道,那是贪婪与傲慢所散发出来的臭味儿。
我也不喜欢那些形形色色的改造人,生化人以及经过改造的动植物。
我更不喜欢他们背弃先人,将烈火与钢铁抛在了身后的做法。
虽然我很不喜欢这里,可为老板找物资是我的工作,而有些东西我没法通过合法手段从我所在的城邦搞到,黑市价格又太离谱,只好在红柱石集团掌控的城邦想办法了。
这次还算顺利,没费什么事情就在这边的黑市买齐了必需品——也不是完全没出力,但至少这次没动枪。

在贫民区行走很危险,这里弯弯曲曲的小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窜出来个人抢你的钱,或者割走你的某个器官,甚至干脆把你抓走当成实验材料,如今的世界人命反正也不值钱,会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但目前我没有这种顾虑,我身后那巨大的机器人既是我的苦力,也是我的保镖,有这么个家伙跟在身后,再加上我跟这一地区的人没有过节,所以没人会来找我麻烦。
看着身后的机器人,虽然有点儿旧了,但它与我同行已经多年,是我的得力助手。我不懂为什么这座城邦的人会选择改造自己而不是依赖机器,我不理解他们的价值观,作为一个出生在以机械科技为主的城邦的人,我恐怕也永远没法理解他们了。

突然,前方转角处爆发出一阵乱枪,还有几颗子弹飞了出来。我立刻 从腰间拔出武器,身后的机器人也迅速进入战斗状态,身上的炮口打开,肩扛火箭炮伸了出来,右臂也变形成了可以破坏装甲车的巨钳。
“该死,这是必经之路啊……”我一边感慨自己的不走运,一边慢慢走过去,伸出头观察拐角处的情形。

只见地上躺着几具尸体,一个女人坐在地上不停地发抖,看衣着他们应该是同行的人,但却在这里遭到了袭击。远处是几个看扮相就是群盘踞在这一地区的地头蛇,有个旧时代的词很适合他们:“杀马特。”

一个家伙看已经没有抵抗者,就走上前去,开始拔那女人的上衣,虽然这种行为是为了确保敌人身上没绑炸药什么的,但这群家伙不可能不趁机占便宜。
“喂,小混蛋,你他妈干什么呢,老大要那女人有用,弄伤了小心老大一枪崩了你。”
听到远处一个家伙的喊叫,我确信这大概只是一场常见的帮派冲突,因为那些混混的武器很杂乱,装备也不怎么先进,并不是什么正规部队,确实只是些本地的黑恶势力而已。
虽然他们衣服上的印记多少让我有些在意,但任务比好奇心重要,这些地痞一般也不愿意节外生枝,所以我决定直接从他们中间走过去,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我举起双手,而我的机器人也收起武装,模仿我的动作和我一起从拐角走了出去。
“什么人!!!”
那些小混混看到我立刻把枪口全都指了过来并且激动地高喊道。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人,我不知道你们的矛盾也不感兴趣。我是从其他城邦来的人,只是想在黑市买点儿东西而已,我不想找麻烦,也什么都没看见,我只是想从这里过去而已。”
正前方两个,右侧两个,左侧五个,两个在视野外,再加上女孩儿身边那一个,总共十个人。其中有4个在有利地形,还有一个家伙带了RPG,不过威力一般。
看来我的判断有些失误,这是一次有预谋的伏击,并不是因口角而起的火并,看来要破费一些了。
“各位,我能否从我兜里掏些现金?就当是过路费,给各位兄弟些烟酒钱。”
在得到允许之后,我掏出一沓钱放在了地上,女人身边那个人走过来把钱收到了怀里。
借着这个机会,我看清了他们胸前的标志,虽然有些额外的细节我不知道代表着什么,但那主体我不可能认错,一正一反衔接在一起的字母A。
红柱石集团的标志。
也就是说这些人和红柱石集团的人有联系,但只不过是属于炮灰那一级别的而已。
其中一个杀马特看到了我的行为之后,喊道:“看来这位兄弟很有礼貌,也懂规矩,我们哥儿几个也只是为老板卖命而已,不想节外生枝,你过去吧!”

于是我就保持高举双手的姿势,和身后的机器人慢慢的往前走去,希望能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可就在这时,那女人抬起头满怀希望的看着我,几乎细不可闻的吐出一句:“救救我。”
我看着她,露出一个苦笑,耸了耸肩。
妹子,虽然你很漂亮,但我没法管那么多闲事,所以很抱歉,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加快了脚步,唯恐自己不能自控又惹出什么事端。因为从刚才开始我那一直都很碍事儿的正义感就在作乱,脑海中有个小人儿反反复复的在我耳边劝我快救救那女人,赶快去伸张正义。
那女人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的眼睛迅速暗了下去,之前一直抖个不停地身体也停了下来,看来她是接受了自己之后的悲惨命运。

一声惨叫,离那女人最近的那个倒霉鬼被机器人捏住脑袋提了起来,他因为剧痛不住的挣扎起来。
我暗叹一声,果然还是失控了,那女人最后的神态击溃了我的自制力,而身体永远会把理智远远抛在身后。
有的时候真希望有个人来剁了我总管不住手。
我的机器人再次进入战斗状态,伸出炮台,张开巨爪,准备展开厮杀,而那些混混也同时发现了异变,将枪口调转过来并大骂:“他妈的,疯了心了你!想干嘛!”

反正事已至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虽然回去又要被老板痛骂了。
一边想着我一边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着,狠狠嘬了一口——难怪朋友们说我抽烟总是一副“作死的样子”。
“放下枪,让我带这姑娘走,刚才的钱你们可以留下,我不想要你们的命。”

“你一个能打我们几个!不想活了吗!这标记你认不认识,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
看来是交涉失败了,我把烟扔在地上,猛地一脚踩了上去。
“作死号,宰了他们。”

“真的很谢谢你!真的,真的很谢谢你!”
即使已经坐上回程的车,可那女人仍然在不停地向我道谢,虽然能有个漂亮的旅伴我很高兴但我的心其实在默默滴血。
“不不,真的没什么。”
虽然口头上我在客套,可刚才在乱枪中有几件货被打坏了,肯定只能回那边之后自掏腰包从黑市高价收购了,而机器人也有些损坏,老板那儿肯定也跑不了。

“你刚才管你的机器人……叫什么?”
看来这女人终于开始找话题了。
“作死号。当然只是绰号而已,但这是老板起的,本意是提醒我没事儿别作死,但我通常都是在亲身实践这两个字。”
虽然失去了同伴,但意外获救仍然让这女人兴奋不已,我甚至觉得她的脸都快发光了。不过话说,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这张脸在哪里见过。
“我叫缪音,谢谢你救了我,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我开口问道,“你和缪乐是什么关系?”
那女人显然对这个问题非常意外,她兴奋地回答说:“你认识我姐姐吗?”
不,我实际上和那女人并不很熟,点头之交而已,但我知道她所在的组织是什么。

我终于控制不住,用双手捂住了脸,将那女人关切的声音排出脑海。难怪这张脸有些熟悉,现在不只是心在滴血,我几乎快哭出来了。
“老板,原谅我啊,我这次真的惹大麻烦了。”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搜索

繁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