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发新帖
发表于 2015-11-2 13:55 | 查看: 1413| 回复: 2
本帖最后由 缘若非 于 2015-11-2 13:55 编辑

昨晚在没有霾的夜色下,顶着还算是清亮的月光在十万大山中挖竹鼠,虽然累得半死这个道具也没有抓到,但是,在休息时抬头看看了夜空,皎洁的月光,透过树的枝桠倾洒而下,略有斑驳捎带几许荒凉,感觉这个画面很熟悉,不敢说似曾相识,不过是忘了在哪见过。
今天早上打开论坛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在哪见过类似的画面了,不知道哪一年眼皮(彭必涛),做过一个类似的东西,清晨、树林、迷雾典型的诡异惊悚画面,虽然事后没有出现任何怪异的东西,但是那幅画面我还记得,记得的理由不是说做得多好而是让我意外,那种画面渲染下我真以为是一种个带点恐怖一味地游戏,然而实际上就是一个老太太来回来走,就没啥了。
之前,眼皮也发了一个帖子讨论关于“死人”的问题,我前几天去网吧,闲暇之余玩了会使命召唤,历经无数次死亡,每次耳机里面都传来人物压抑而粗重的呼吸,屏幕上一片血与水的模糊,我知道人物已经死了,但是却没有类似的死亡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死的很假很不真实。
不仅仅是死亡的问题,在游戏中想体现惊悚、愤怒、悲伤、兴奋、快乐等情绪都有一定难度,我认为这个难度有两个层面的问题,首先来说是游戏者本身,同样的一款游戏有的人就玩得进去,有的人就玩不进去,两种不同的状态,对游戏的感觉不一样也是注定了。另一个层面就是创作者对游戏的表现。其实从画面场景,人物故事,游戏结构我觉得现在游戏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了,但是真的想做出“情绪”体验的游戏,我觉得应该是划时代的东西了。
我觉得一个游戏很难表现情绪不真实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情景
也许就是身临其境、触景生情的说法,不在一种特定的情境下人的情绪有时候很难触动,而游戏给与我们的很少或者继续没有那种进入到游戏中的“真实感觉”(这里说明一点我说的感觉或者情绪是在游戏本身中那种感觉,不是玩个lol,玩个魔兽世界那种竞技比赛刺激愤怒焦躁的感觉),游戏里的人或者物在游戏中死了就是死了,很少有人出现情绪上的波动,但是换到现实中的场景中,不说死个人,就是见到路边死一条狗,我们还是有感觉得,即使这一感觉稍纵即逝,但是我们不能否热它的存在。我觉得这就是情景的问题,对于游戏我们没有存在感或者代入感,潜意识里面我们知道这是假的,所以对游戏中的一切也就那么回事了。
其次,感官
如果说微软全息眼镜,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能让人生临其境模糊现实与虚拟的景象,那么由此看来第一个情景的问题看上去似乎不是那么难。
由此,我不禁想到一个哲学命题,钵中之脑,把你的大脑剥离出来放在一个钵中,接上各种传感器,让你认识这个世界,那么如何证明“你自己不是在这种情境之中”,换言之,将一个熟睡的人带上全息的眼镜,那么他醒来以后见到的亦真亦幻的场景,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么?
在古代最残酷的刑罚莫过于凌迟,但是在现代来说感官剥离确是最痛苦的刑罚,感官剥离简单来说就是你的所有感觉器官都有,但是你却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处在一个类似于封闭六识状态之中,听不见摸不着闻不到看不见,貌似宇宙中只有你的意识存在的其他的都没有,我觉得游戏中说没有情绪就是因为缺少必要的感官刺激,确切的说是完整的视觉感应,听觉感应,有限的触觉感应。即使强如微软的全息眼镜也仅仅是这三点的继续强化,而很难达到全部的感官刺激,因而如果说情景是制造情绪的基础,那么感官就是情绪产生的必要条件。
第三,境遇
说实话第三点其实不是很重要的一点,实现前两个想表现出情绪来就已经够了,境遇可以说是一个人的经历,或者说人的生活经验,杀猪的跟坐办公室的对待街边的死狗,情绪上的波动肯定是不一样的,因此,境遇这个东西对于情绪来说不过是个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毕竟一个游戏不是针对每一个人量身定做的。
我不知道游戏发展到最后会不真的像是小说写的那样进入到虚拟的时代,但我相信在我们这一代会绽放光彩
彭必涛 发表于 2015-11-2 19:41
竹鼠啊我都还没吃过呢,有机会跟你去一饱口服啊。
发表于 2015-11-2 14:34
1、十年内顺利,我觉着有望跨时代的“情绪”;
2、情景这个不好说,我只知道我如今不如小时候玩游戏“认真”了,大抵很多东西难以感觉到;
3、大抵是吧,但是我觉得除非模拟到虚拟与现实难分,否则或许用潜入内心的东西会比感官更容易达到效果;
4、嗯。
5、嗯。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7 10:13
彭必涛 发表于 2015-11-2 14:34
1、十年内顺利,我觉着有望跨时代的“情绪”;
2、情景这个不好说,我只知道我如今不如小时候玩游戏“认真 ...

额 我不吃奇奇怪怪的东西 挖竹鼠是当道具用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搜索

繁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