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发新帖
发表于 2015-12-16 02:24 | 查看: 20| 回复: 0
一篇写在【独立游戏避难所】QQ群创建大概一周年时间的文章,复制黏贴自断断续续的聊天记录,有删改。

刚才细想避难所创建始终,以及大群某些事情,还有inpla的事情,还有独立游戏圈的各种事情。感觉非常微妙的。回头看,对我来说,独立游戏就是个荷尔蒙的发泄地。年轻了,荷尔蒙分泌旺盛了,就开坑,就填坑。然后留下了一段像月球表面一样坑坑洼洼的路。不知道对其他独立游戏人来说游戏是个什么玩意儿,独立游戏是个神马玩意儿。有人可能是想要找童年回忆,有人可能是要完成什么心愿,有人可能有个什么梦想,有人可能是把它当作参禅悟道的媒介。不过不管肿么样,在某个时间段里,inpla搞起来了,大群搞起来了,避难所也搞起来了。

几年之后,我脱宅了,感觉荷尔蒙不足了,玩不动游戏,看不动动漫,看不动电影,开不动坑了,感觉应该开始筹划筹划养家糊口过生活的事情了。但是避难所还在,大群还在,inpla还在,我觉得挺微妙。其间当然也有退群(指避难所,下同)的,当然也有被我逼退群的。当时加inpla,是因为有共同爱好;加大群,是为了交流技术;建群,是为了扯淡。在刚建群的那段时间跟沙木意见分歧很大,跟头疼死了分歧很大。后来也跟安德米分歧很大,跟火兔意见分歧很大(虽然现在还是完全无法接受火兔)。不过总的来说,我觉得我的容忍度随着荷尔蒙分泌量的减少也提高了。我觉得我挺庆幸我没有成为一个在贴吧里叫嚣干掉日本鬼子的人,我觉得我也挺庆幸没有成为一个看到点什么社会的黑暗面就变身键盘侠的人。总之,我觉得在这样的转变过程中,不论是inpla还是大群还是避难所,都是功不可没的。现在我也学着尽可能地绕过沙木的尖锐话语寻找他想表达的那个意思了,我也学着适应头疼死了那种寒暄的方式了,也慢慢开始接受KENSHIRO的那种宣传与发泄方式了。再回头去看我那独立游戏的初心,我觉得这很微妙。

我觉得对比下我认识的避难所众人的前前后后,以及一些独立游戏人,也是有很多感慨。四叔在之前的小群里,感觉如U般逗逼,如蛋般负能量。结果现在到了避难所之后,忽然感觉变得很博爱=v=面窝……刚认识面窝的时候貌似在做简单的安卓游戏来着,还在为自己的游戏如何赚点击量惆怅。现在都在搞VR了,成了小领导了,开始惆怅产品的服务了。感觉非常有未来的独立游戏之王的赶脚……水蛋貌似认识得很久,了解得也很多。虽然他本人不愿承认自己有神马进步(应其负能量光环的自我宣言),但是其实我早在做Spring MVC相关的内容的时候就发现不管什么问题问问水蛋总能获得一点方向性上的指导,也跟他稍微学习过一些Unity 3D的内容。之前开班教他做游戏,现在他已经干货累累,反过来要跟他学习了。认识的人太多了,经历的、听说的事情也有不少,挨个说说也不现实。总之就是这样,即便是有些人离独立游戏很远,每个人的心路也不一样,但是现在至少从外在的表现来看,都感觉跟之前我记忆中的他们相比起来有非常大的变化。相比之前大家因为独立游戏而聚在一起,开了inpla、建了大群、建了二群、建了避难所。而现在又是各自有个自的精彩,我觉得这也很微妙。

很多人有自嘲提到我们是一群Loser的事情,其实打心底我反倒不觉得我们是Loser。我反而觉得只是普通人吧,很普通的一群努力当不普通的普通人而已。而且之前聊天是也提到在路上(避难所中聊起digital normad(数字游民)的话题,详见其网络释义),我其实觉得旅游这种形式的“在路上”也过于形式化。我倒是觉得好像其实每个人都在路上,只不过咖啡店窗外的景象更抽象、更生动罢了。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搜索

繁體   

返回顶部